行业资讯
三大理由看好边缘计算 运营商能否登台唱主角
日 期:2018-07-24   来源:

   作为一种分布式计算架构,边缘计算并不是新概念,其兴起实际是受业务、客户、技术、商业多重因素驱动发展的,而在诸多因素中,“数据”是边缘计算发展的“源动力”,经过大数据的爆发与普及,客户已逐渐将“数据”视为企业核心资源之一,围绕大视频、物联网、人工智能等业务的数据采集、传输、存储、分发、分析成为企业信息化与企业经营的重点,边缘计算的就近服务特点契合了业务层面的高效数据处理需求以及客户层面数据安全治理等要求。

边缘计算的“源动力”

具体来说,视频业务引发“大象码流”数据传输、分发、存储。一是面向普通消费者的娱乐视频从高清1080P走向超高清4K,而计算存储的成本降速超过带宽成本的下降,内容分发网络CDN进一步向边缘延伸,优化大视频的流量数据分发架构,二是面向企业客户的监控视频走向高清1080P,并且视频监控无论是公安、交通还是消费级的家庭监控,业务访问也是本地为主,视频监控云化的演进发展中需要边缘云节点的支持。

万物互联引发的“海量连接”数据采集、传输、分析。智能工厂、智能家居、智慧城市等的发展引发大量设备联网并源源不断的产生数据,数据的规模和连接数的发展速度超过云和网络的成本下降速度,并且在很多场景下,现场到云端的连接是受限和脆弱的,这些均需要边缘计算的现场处理,降低远程互联的成本与健壮性要求。

人工智能引发的“泛在智能”数据分析、存储、增值。以深度学习为代表的AI技术发展需要算法、算力以及数据的支持,基于数据的智能分析并且实时反馈形成的智能控制闭环是智能制造等业务场景的发展目标,这需要构建云端大数据量的训练+边缘实时推理执行的云边协作。

边缘计算的“四大门派”

边缘计算作为一种宽泛的概念,产业各方从不同视角不同业务场景推出了不同的边缘计算产品及服务。笔者认为当前边缘计算主要有以下四大门派。

第一大门派是云服务提供商。最主要的是公有云提供商,将他们的公有云服务延伸至边缘设备或者网络边缘节点,如AWS发布的AWS Greengrass将AWS IoT无缝扩展至设备;微软发布的Azure IoT Edge将Azure IoT云服务延伸到设备;百度发布的智能边缘产品将百度云天工的IoT服务延伸到设备;阿里发布的LinkEdge配合阿里云IoT战略提供边缘云节点服务。

当前这些公有云提供商边缘计算产品的突破点和垂直场景重点面向IoT设计,但是其核心战略是延伸公有云服务构建云边协同服务,公有云提供商经历大型云数据中心节点布局之后会增加边缘数据中心节点部署(自建或者与运营商等合作),云提供商的云通信、视频云等服务也会根据其业务发展需求下沉延伸的。另外私有云提供商也根据客户本地服务需求以边缘计算名义提供本地私有云服务。

第二大门派是网络服务提供商。主导电信运营商在网络云化、通信网络和IT融合发展演进过程中、在网络重构以及5G网络建设构建中时积极推进通信与计算存储的融合,在通信网络的边缘除了通信网元也引入边缘计算节点,提供通信+云的融合服务,并为车联网自动驾驶等业务服务。

当前国内外运营商试点和准商用的移动边缘计算MEC技术主要是提供移动网络本地边缘分流,支持GTP协议解析处理以及内部虚拟化网络的路由转发处理。由于网络架构内置新增IT云化设备,所以MEC的主要关注点涉及MEC作为一种新设备与基站、核心网等网络的交互接口以及如何支持定位、带宽管理、计费、监听等网络要求,最近MEC的热点包括从移动接入走向固定和移动的融合接入、MEC开放平台与计算环境的打造以及NFV管理、MEC与运营商边缘云建设及业务提供等。

第三大门派是专业服务提供商。主要是视频监控提供商和CDN独立提供商,不像云提供商实际是整个云服务的边缘延伸,他们专注于自身核心业务,而视频监控与CDN业务天然是本地服务为主以及分布式架构就近服务,所以他们在满足自身业务发展需求的基础上升级已有设施的计算能力拓展关联业务,同时因为视频监控和CDN也是智慧城市、互联网的基础设施,他们在边缘计算的发展中也起到了重要推动作用。如海康提出的AI Cloud云边融合战略,一方面是摄像头的智能边缘化升级,另外一方面是以NVR等监控存储设备为核心边缘点的网络边缘布局。而网宿则升级现有CDN节点为具备存储、计算、传输、安全功能增强的边缘计算节点,以更高效、更灵活的方式满足客户的多样化内容分发与传输处理需求。

第四大门派是工业IT设备服务提供商。随着工业互联网的发展,这类传统工业信息化自动化设备提供商也响应“云、大数据、智能化”技术发展趋势并对设备升级,推出适应边缘场景的服务器/网关和微型数据中心等产品,如研华推出IoT边缘智能服务器,提供集中式数据管理、边缘分析及云连接等服务;施耐德电气推出智能微型数据中心,为智能零售、智慧工地、智能工厂等提供快速部署的计算设施。

电信运营商边缘计算的“烦恼与幸福”

在边缘计算的四大门派中,电信运营商特别是主导电信运营商并不只是作为网络服务提供商角色出现的,以中国电信为例,一方面推进网络重构和5G演进,另一方面还在推进物联网、云计算、大数据、大视频等战略业务的发展,所以中国电信为代表的主导电信运营商在边缘计算发展中需要综合考虑云、移动网络、物联网、CDN,构建一个符合网络重构战略与5G演进同时支持云、物联网、IPTV/CDN的云网协同体系,实现网络与业务的协同、云和边缘的协同并且获取投资建设的最佳效益,这也是当前电信运营商边缘计算推进时战略层面需要重点研究的问题。

而说起边缘计算的发展,不得不提云计算的发展,电信运营商对于云计算有着很复杂的心情,一方面云计算的发展带来了更多的IDC和网络带宽的收益,并且运营商也在推进网络云化时利用云计算技术降低成本和增加网络的敏捷性,另一方面,电信运营商并没有享受到云计算大发展的主要红利,“互联网云巨头吃肉、电信运营商喝汤”也许是云计算发展到目前的各方收益和心情写照。

那么对于边缘计算的兴起,电信运营商即使不一定是主角,但是至少戏份会大大增加,主要理由如下。

技术层面:边缘计算的技术壁垒相比云计算兴起之初要低。

边缘计算在技术层面实际和云计算是一致的,只不过要更多考虑边缘环境的资源受限等情形,而云计算技术经过多年发展逐渐普及,并且OpenStack等开源技术的兴起,技术门槛已经大大降低,电信运营商在云技术上的自主研发投入和积累虽不完全达到预期但是也进步不少,相比之前云计算存在的技术短板效应,运营商在边缘计算技术层面相对要准备的更充分,当然这仍然需要运营商将云技术的研发和自主化作为核心战略坚定的长期执行。

业务层面:边缘计算的业务场景和需求更加本地化和碎片化。

愈靠近用户,用户的接入和业务需求就会愈加多样化,边缘业务的发展也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目前边缘计算的主要业务场景除了CDN边缘加速分发、车联网、视频监控等一般需要大范围部署,更多的是本地化、碎片化的企业客户业务,电信运营商相比互联网公司初期更有渠道、服务等优势,但是也有时间窗口期,互联网公司也在逐渐完善线下组织与服务,形成线上线下的闭环。

资源层面:边缘计算的建设部署成本和布点要求符合运营商的资源禀赋。

因为业务的碎片化和不确定性,边缘计算的网络边缘部署如果单独建设成本会很高,而如果依托已有设施和业务节点进行边缘建设会大大降低成本,所以运营商在网络建设的同时预留部分计算资源会提供成本相对较低的边缘资源,并且运营商拥有遍布全国的网络机房并且常年保持设施投资建设改造与维护,使得这种资源具有较好的经营性。

对于这种网络边缘的资源建设与布局的优势,并不表明电信运营商拥有边缘计算的绝对砝码,首先网络边缘布局层面的优势还没有转换为业务层面的优势,车联网自动驾驶、无线工厂自动控制等基于网络边缘节点服务还处于验证和探索中,而网络边缘也并不是最靠近用户的边缘,有的边缘计算是直接在终端设备或者现场网关设备层面部署,未来的计算模式是包括终端(边缘)+云、终端+网络边缘云+集中云、终端+边缘网关+网络边缘云+集中云、终端+网关(边缘)+云等多种模式并存的。其次边缘计算也是为业务和客户的“IT需求”服务的,需要能提供适合业务开发部署的应用使能环境,满足客户和业务发展的IT、DT、智能化等要求,否则运营商就仍然停留在基础的资源出租层面。

总体来说,电信运营商在云计算发展过程中的技术、业务、资源层面优势与不足,在边缘计算中同样存在,只是运营商的短板有所减少,而优势在时间窗口之前仍然有,希望也有理由相信电信运营商会在边缘计算发展上走出一条更好的道路。

分享到:
江苏省委常委、南京市委书记张敬华参观视察我司

2018年8月9日,中共江苏省委常委、南京市委书记张敬华一行莅临赛特斯参观指导。公司董事长逯利军、总经理钱培专...

了解点击详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