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运营商引入SDN可从IDC切入,逐步扩展
日 期:2014-08-11   来源:通信世界网

 

     中国IDC圈8月8日报道,日前,工信部通信科技委常务副主任韦乐平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运营商将来网络架构要以现有的交换机为核心,转向未来的以IDC为核心的新架构,而且运营商的流量主体都将在IDC,所以从IDC这块切入SDN最合适。

 

      八字方针推动SDN发展
      当前,SDN正成为多年来少有的能引起产业界高度关注的网络热点技术,对整个ICT产业将会产生深远的影响。国际上,SDN技术路线竞合日益激烈,设备形态不断丰富,应用领域逐步拓宽,各类公司都在积极发展SDN技术。我国也亟需抓住当前的发展机遇,整合产业界各方的优势资源,构建SDN产业生态,力求在SDN技术领域实现突破,成为未来网络技术的引领者。
      近日,来自电信运营商、互联网公司、设备厂商、工信部电信研究院等16家SDN产业链代表齐聚北京,共同商议SDN(软件定义的网络)产业发展,并签署成立“SDN产业联盟”倡议书。
      现阶段,SDN已经从技术研究逐步走向商用部署,在商用过程中将会遇到诸多问题,需要整个产业协作解决:现有网络如何向SDN演进、网络如何支撑新型业务创新和灵活部署、超大规模网络如何运维等等。
      为了更好的推动SDN商用化实践,工业和信息化部电信研究院召集了此次会议,并得到中国电信、中国移动、中国联通、百度、阿里巴巴、腾讯、华为、上海贝尔、大唐、烽火、普天、中兴、信威、迈普、华三等16家产业链成员积极响应。会上各方达成共识,倡议成立“SDN产业联盟”。该联盟是业界首个面向SDN商用的产业联盟,以期共同探讨和解决SDN技术在实际运营网络中规模应用时存在的问题,推进SDN的良性和快速发展。
      据了解, SDN产业联盟的主要任务包含三个方面:一是共同探索并研究SDN的需求场景,并基于实际业务需求来设计完整的网络架构和解决方案,在SDN从技术到商用的道路上促成产业界各方达成广泛理解和共识。二是围绕SDN整体架构和解决方案,明确网络架构和设备的相关技术规格接口,推动形成统一标准,支撑行业标准和国家标准的不断完善与发展,并积极参与国际标准的制定。三是形成统一的网络和系统互通规范,搭建统一的集成互通测试平台,汇集产业各界力量开展互联互通测试,提高SDN整体解决方案的准备度,支撑业务快速创新和灵活部署。
      韦乐平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目前是技术本身发展的逻辑和市场需求的交汇点,SDN的发展恰逢其时,并阐释了对SDN的深刻理解和认识:首先,SDN是全局性的、颠覆性的创新技术,催生新的网络架构、方法和产业生态;第二,SDN是网络架构变革的重要抓手;第三,SDN是应对运营商量收剪刀差,降低建网成本,实现业务灵活部署的重要方法;第四,SDN是重塑ICT产业链和生态链的一个重大机遇。
      目前的SDN产业联盟还处于筹备阶段,目前16家SDN产业成员主要来自运营商、设备商和互联网企业。对此,韦乐平认为只有这三个行业领域还是有点局限,不符合SDN开放的理念,为了避免出现“盲人摸象”的局面,他建议SDN产业联盟应该更加开放,未来将吸收更多芯片、IT企业和软件开发商加入。同时,韦乐平希望SDN产业联盟能够在未来工作中秉承“开放、创新、协同、落地”的宗旨,发挥平台作用,推动SDN产业健康发展。

 

      运营商引入SDN可从IDC切入
      据Infonetics Research预测,2014年运营商SDN实验室技术成熟,某些领域开始试商用。2015年运营商多领域试商用,部分转为商用部署。2016年SDN全球开始广泛商用部署。2017年-2020年,SDN与NFV成为运营商基础网络架构。
      其实,国际运营商在SDN应用方面已经有成功的案例:例如NTT Communications于2013年2月推出了基于SDN架构的企业云服务系统。德国电信自2012年起,在其克罗地亚子公司开始试验基于SDN的Cloud Network Services,为新型的融合网络和基础设施进行探索和验证。美国运营商AT&T已经确立了一个基本发展目标:即从基于ASIC的专用硬件到商用off-the-shelf设备加软件控制器,基本目的是大幅改善运营成本。AT&T提出的结构追随战略(Structure Follows Strategy)理论提出今后网络各部分软硬件将分别采购,这将对现有内部流程产生巨大影响,可能需要10年时间适应SDN新架构。
      目前国内三大运营商也在加快SDN的试验和评估,今年4月18北京电信成功将SDN技术应用于IDC网络,实现IDC“基础资源+增值服务”的新业务模式,并发布了基于SDN的一系列IDC新业务。此外,今年6月,中国联通将SDN落地于IPRAN领域,四川联通率先发布了全球首个SDN IPRAN的商用网络。
      尽管如此,仍旧不能回避一些问题。例如,现阶段广义的SDN标准可分为三大阵营,包括有大型网络运营商参与的开放网络基金会(ONF)、以大型网络运营商为主要成员的欧洲电信标准化协会(ETSI)网络功能虚拟化(NFV)标准工作小组,以及由网络设备厂策动的OpenDaylight组织,SDN标准化进程异常缓慢且混乱。
      此外,对于迫切希望在光网络和接入网络体验SDN价值的运营商,不得不面临一些现实问题:SDN控制器南向接口标准很难达成一致,极有可能成为制约SDN发展的瓶颈。且北向接口也是多种选择,乱象一片。东西向接口更是还没谱儿。
      因此国内运营商对待SDN仍旧处在观察研究测试的阶段,尽管有一两个地方做了探索,但是整体上SDN网络取代传统网络将是一个十分漫长的过程。
      正如工信部通信科技委常务副主任韦乐平所言:“运营商引入SDN,网络架构会发生根本性改变,目前的网络架构还是90年代以电话业务为主的时代确定的,如今电话流量所占比例微乎其微,但是网络架构没有变,还是以支撑电话的架构在支撑巨大的数据流量,因而产生了很多不可避免的问题。这是牵一发而动全身同时也是一项漫长的工程。”
      韦乐平建议,运营商引入SDN可以率先从IDC切入,“因为IDC的运营主体比较简单,网络规模不大,很容易作为切入点。”
      韦乐平对记者表示,运营商在引入SDN时应从长远考虑,目前IDC的流量占比达到30%,个别省份已经超过50%,未来可能达到80%.运营商将来网络架构要以现有的交换机为核心,转向未来的以IDC为核心的新架构,而且运营商的流量主体都在IDC,所以从IDC这块切入最合适,然后是IDC的互联,再逐步扩展到移动回传、移动核心网、传送网、城域网、接入网和家庭网等等。

分享到:
陈宝生、苗圩视察赛特斯 肯定柔性网络创新成果

2017年2月9日,教育部部长、党组书记陈宝生,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党组书记苗圩一行来到赛特斯公司实地考察调研...

了解点击详情 >